信用卡创意营销对准粉丝

信用卡创意营销对准粉丝

当粉丝也是一门技艺活来

当粉丝也是一门技艺活来

粉丝圈子的简称)

粉丝圈子的简称)

销售儿童该不该极刑pdf

销售儿童该不该极刑pdf

除了饭圈文明追星能有正

除了饭圈文明追星能有正

晓得若何进饭圈(便是明

晓得若何进饭圈(便是明

余孽小清椒 ^第8章^ 最新更

余孽小清椒 ^第8章^ 最新更

粉丝费钱买粉籍“饭圈文

粉丝费钱买粉籍“饭圈文

奈何评议被饭圈粉丝宠起

奈何评议被饭圈粉丝宠起

粉丝群体风气用语的变成生长与影响

  

粉丝群体风气用语的变成生长与影响

  

粉丝群体风气用语的变成生长与影响

  出于扩大词语来源、充实语料库并降低主观判断影响的目的,我们爬取了八组(原豆瓣八卦来了小组,现更名豆瓣鹅组)的热门帖,总结出其中出现频率较大切符合定义的词语加入到了我们的语料库中。

  这些词语基本都违反了现有的汉语语法,还有很多语言表达的原则,比如语用学里有一个六大礼貌原则[ 研究者注:六大礼貌原则分别是减少表达有损于他人的观点、减少表达利己的观点、减少表达对他人的贬损、减少对自己的表扬、减少自己与别人在观点上的不一致、减少自己与他人在感情上的对立],粉丝圈使用这些词语的时候,几乎违反了所有礼貌原则,从我自己学术的角度看,这是语言运用能力退化的表现……其实主要就是大家对同类的认同感加强和对外人的排斥增加吧。我不止一次的觉得要规避这种用法,其实日常说话还好,但是真的在网上表明审美观点的时候,敲键盘的手就会不自觉地用这种方式打字。其实我现在已经不怎么用缩写了(除了防搜索的时候还会用),也是用了有一段时间去改自己的这个习惯。因为其实缩写并没有很方便啊,中英文切换也蛮麻烦的,所以还是觉得自己对所谓“饭圈”内部的认同感的需求降低了吧。这些词语还是挺好玩儿的,其实也不是一个很小众的东西了,我看到很多社会新闻还有不相关的领域大家都喜欢去用这种方式去说话,但这种表达方式本身不够严肃,也会混淆降低你的表达和思维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大部分习惯用语并不会造成群体内部成员的理解障碍,但是大量的人名、影视作品名、专业名词等,习惯使用拼音缩写,造成理解障碍,即便是群体内部成员,也很难通过新出现的拼音缩写理解所代指的词语。

  近年来,网民逐渐出离承载话语的符号本身,转而关注语言背后的深层含义。即在网络流行语中,最吸引人注意的不再是能指的形式变化,而是所指的内涵被大众在特定的社会语境中加以重新建构,赋予了在当下环境中新的意义。

  在饭圈术语中,还有一种比较特殊的通用语,即爱豆本身的代号。饭圈造词方式的多样性在爱豆代号上可以得到绝佳的体现。如王源、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三人的代号分别为二字、三字和四字,赵丽颖和吴亦凡的代号则通常为简单的姓名缩写zly、wyf。代号、爱称和黑称又是三种分别带有不同感情色彩的称呼。如吴亦凡的爱称为凡凡,缩写代号wyf,黑称则为炮王等。同样,不同爱豆的粉丝群体也有自身约定俗成的称呼。

  在有追星经历的受访者中,只有一位在采访中表示,会在日常表述中规避使用粉丝群体习惯用语。因这位受访者(简称“C”)本身就读于中文专业,她从专业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和规避的原因。现将C的采访记录摘录如下:

  从众心理则是一种模仿他人、顺应社会的心理状态。认同属于心理学名词,指个人与各种社会建构之间的积极协调,这种协调关系往往通过语言和其他指示符号表现出来(Mendoza-Denton 2002:475)。因此,认同作为一个动态协调的过程,“实质上就是对榜样的模仿,其出发点就是试图与榜样一致。” 粉丝用语在粉丝群体中能够传播如此迅速、广泛,主要在于它能够被广泛认同,能表现追星群体的一种心理感受,让许多人产生“共振”,从而纷纷效仿。许多进入粉丝“圈子”的人,在追求刺激、强势的社会心理压力下,是被动地接受着这些语言。看到周围人都使用“行话”交流,便不由得模仿,随波逐流,以便尽快消弭差异、融入“圈子”。

  粉丝用语对粉丝产生的影响是切实可感的。将粉丝用语用于交流,是一种即时信息输入输出时的最便捷选择,省去思考和措辞的时间,对使用者和了解的读者来说都是如此。

  经过对问题的交叉分析发现,对粉丝群体习惯用语的了解程度,与追星时间长短、是否加入粉丝组织的关联性较小,与是否追星的关联性很强,同时与媒体平台的使用习惯也有一定联系,这一点与半结构式访谈的结论相同

  从粉丝群体习惯用语的造词方式出发,我们对语料库中的典型词语进行了分类,并在各类中找出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的词语,形成下表:

  在问卷中,微博等陌生人社交平台和私人交流是粉丝群体习惯用语使用都最高的媒体平台。在半结构式采访中强调的娱乐论坛等平台,因为本身使用者比微博等平台少很多,在问卷结果中使用比例并不高。

  饭圈用语的形成相当复杂,通常来说,单一饭圈用语的形成往往会通过不止一种造词方式。如爱豆是“idol”的谐音,但同时也是典型的外来词;“抱走不约”在形式上更接近句子缩写,但在内涵上其实也有着特殊的含义。

  社会心态,是一段时间内弥散在整个社会或某一社会群体中的宏观社会心境状态,是整个社会的情绪基调、社会共识和社会价值观的总和。一般来说,求新、求简和从众这三种心理,在粉丝用语的使用和扩散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本研究采取半结构式访谈与大基数问卷调查相结合的方式,就不同群体对粉丝群体习惯用语的理解程度,使用这些词语的频率、场合,对这些词语的主观看法和情感偏向等问题,进行了调研,并通过交叉验证的方式,总结有关粉丝群体习惯用语形成与使用的结论。

  即时传播技术在网络媒介上的应用,使信息的编辑和发送更加便捷。用户在主页上浏览信息,首先在认知层面对传播内容产生基本的认识,随后便迅速做出判断,并基于不同的态度产生行动。在这样的一个拟态环境中,这一系列行为是一气呵成的。另一方面,粉丝使用的社交平台大多处于现实与虚拟的交汇点,这就使得拟态环境成为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尽管有相当一部分粉丝会避免自己现实的好友圈和身份给网络交流带来影响。

  群体外部理解门槛较高,但群体内部理解困难较小,作为群体性认同的载体之一。虽然已经在公共领域有了广泛的扩散,粉丝群体习惯用语出现的场合还是集中在粉丝群体内部。同时,群体外部的使用还常常会遭到群体内部的嘲笑,如十九大期间,人民网推出“我为祖国打个CALL”系列报道,因为使用了日本舶来词、偶像应援的专有形式“打CALL”一词,在熟悉这一词语的粉丝群体中遭到反感。值得注意的是,在大量媒体误用、滥用、化用“打CALL”一词之后,词语本身的含义在传播过程中发生了改变,而含义改变的过程并不在粉丝群体的控制范围内。

  粉丝群体习惯用语更新速度快,且属于较为新兴的网络用语类型,目前缺少成型语料库。出于研究需求,本文将粉丝群体习惯用语定义为“源自偶像粉丝群体并形成固定用法的,有较为稳定含义的网络用语。”

  粉丝用语本身也在变化发展,顺应粉丝群体和需要。目前我们所处的时代,聚居密集,发展速度快,变化程度大,其中又以媒介用语的发展最为迅猛。有一种名为语言接触的社会现象,指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社团相互接触时,不同的语言或方言相遇,相互渗透和影响。在接触的过程中,语言也可能会产生变异,不管是形式(汉字、字母缩写)、内容(词语含义)还是规则,都有可能发生变化。这与粉丝用语的发展过程比较类似。例如,原本由某一小团体,如特定偶像或作品的粉丝群体创造的习惯用语,在传入其他群体,乃至被大众关注和接受后,会产生不同的结果和效果,被附加不同的含义,其受众便更加广泛了。

  通过对粉丝群体习惯用语的语料收集和田野调研,研究者分析粉丝群体习惯用语在网络用语固有特点之外还有如下特点: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求简心理则体现在,部分粉丝用语形式上非常简洁,以简写或缩写的形态出现,然而内涵非常丰富,用较少的语素传递较多的信息,某种程度上能够提高信息传递的效率。

  然而,人的思考往往需要基于语言,话语体系和思维体系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当粉丝用语中一系列的说辞,融入使用者的思维模式,便把使用者理解、分析新事物的思路给禁锢住了。这样的消极影响,从一位粉丝的评价中可以体会:“双方说的话高度相似,好像在哪儿下了个圈内通用模板,只是临时替换一下关键字就上阵了……彼此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上的渗透,但说起话来都一套一套,有板有眼的,像是两队AI在激烈地自动生成内容。”一旦有相当数量的人接受了这一体系,便会依据这种说法理解世界、开展行动、构建规则,再将“圈外人”拒之门外。

  本次调研中,从微信、微博等平台共回收有效问卷1012份,并有278名填写者就此话题发表更深入的看法(问卷模板见附录二)。

  在半结构式访谈(采访大纲见附录一)的部分,我们一共采访十人,其中,三人有较长的追星史且目前深入参与粉丝自行组织的群体活动,加入官方或体量较大的非官方粉丝组织,有线上或线下参与和组织活动的经验,并有较高额度的金钱消费;四人有追星史或正在追星,但在粉丝群体自组织中参与度不高,与其他粉丝的交流多局限于私人交往或公共平台讨论,没有长期维系的组织关系;三人完全不追星或追星经验较少,基本不参与粉丝内部交流,对明星有一定了解,但基本来自主流曝光平台。

  网络媒介的出现打破了传统媒介为大众塑造拟态环境的垄断局面。对于粉丝群体来说,常用的微博、豆瓣等社交平台,具有传播内容丰富、社会关系网络复杂等特点,其拟态环境更加与众不同。任何人在这里都可以自由表达,向具有同样兴趣爱好和关注点的“同好”输出内容,并通过其他用户的点赞、转发实现更大范围的传播。

  在采访中,大部分有追星经历的受访者认为粉丝群体习惯用语是一种提高群体内表达和沟通效率的工具,在解决许多粉丝群体特有问题(如防止粉丝“空瓶”)时,都能发挥作用。虽然并不认为粉丝群体习惯用语影响了自己原有的语言表达,但这部分受访者也承认许多词汇已经深入到日常生活的使用中。受访者L说:“我觉得这些词主要是加快了我的打字速度。但是有时也会发现,当我想表达一个含义的时候很难想出其它词语,比如‘撕逼’,现在让我找一个比较文雅但是意思可以完全替代的词语,我找不到。”这些有追星经历的受访者都表示,现在粉丝群体的习惯用语在他们眼里已经过分泛滥了,尤其是前文提到的拼音缩写形式,经常在“没有必要用缩写”的场合出现。

  社会语言学家赫德森认为:语言变体(variety)是一组具有相同社会分布的语言形式。所谓“社会分布”指的是一群接受和使用某一特定语言形式的人。而饭圈用语就是随着网络和追星文化的发展而形成的一种语言变体。饭圈用语的出现和流传,与网络传播的快捷、开放、互动等特点,以及粉丝群体求新求异等社会心态密切相关。

  广义的偶像是人类崇拜对象的统称,狭义的偶像则指被他人关注并仰慕的人。对偶像的仰慕可能是出于对其形象的喜爱,也可能是将其作为榜样等。

  【摘要】随着当代偶像粉丝群体的扩大,与其相关的话题逐渐走进研究者的视野,但目前对粉丝群体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经济和社会心理的领域,少有对该群体表达方式和媒介使用进行的研究。本论文从中国偶像粉丝群体的习惯用语出发,总结了目前互联网上粉丝群体使用度较高的特殊用语,借助田野调研的方式,尝试整理这种独特语言体系的特点,并探究其形成的过程和可能产生的影响。

  简洁且表达效率较高。粉丝群体习惯用语以缩写为主要形式,在群体内有较高的认知度,在群体内部交流时比完整叙述更加高效。尤其,粉丝之间的交流主要依靠网络,在输入法打字的使用场合,这种高效体现得更加明显。

  近年来,学者对粉丝群体的研究多是关于追星中的营销模式与资金运转,后者也被称为“粉丝经济”。而关于粉丝群体用语的传播学研究尚不多见。陈彧曾经从宏观层面研究了粉丝“从文本再生产到文化再生产”的驱动力,总结出新媒体技术和对偶像的仰慕之情是其中最重要的两点。而关于粉丝惯用语的微观文本研究,目前学界尚待完善。

  偶像的追随者在英文中被称为“fans”,在中文被译为“粉丝”。90年代以来,中国社会的同质性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消解(陶东风,1999),偶像逐渐多样化,粉丝群体对于他们的支持和追随也逐渐变得规模化和日常化。

  由于中国网络空间的规模已经达到了5亿人,理性、抽象的专业语言呈现出明显的局限性,网络流行语便应运而生,呈现出感性的特点。它们以生动的形象和对社会生活的直接指代性,穿越了领域界限、突破了社会分化的间隔。(陈氚等,2013)

  随着社交媒体的兴起,粉丝的参与性不断增强,粉丝群的边界也被打开。“饭圈”也已成为一种引起社会主义的亚文化,其规模和活动成本、活动范围都日趋扩大。作为网络空间的一个分支,粉丝群体中的成员也在创造并使用、传播着很多习惯用语,他们中的一些所指被扩大,逐渐成为网络流行语。

  求新心理表现在人们希望通过与众不同的言语表达思想,引起注意。一些粉丝用语对“路人”或者“圈外人”来说比较难以理解,因此,使用粉丝用语本身就是凸显身份和个性的手段,使用者内部往往体现出高度的认同感和凝聚力。

  没有追星经历的受访者都表示,粉丝群体习惯用语出现在他们视野中时,就像普通的网络用语一样,甚至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些词语是粉丝群体创造的。他们得知这些用于的用法和含义,大多通过娱乐新闻、自媒体以及身边的朋友。

  自1922年美国政论家沃尔特·李普曼提出“拟态环境”后,该概念便逐渐被引入新闻传播研究领域。李普曼认为,人们的精力与注意力有限,大部分时候只能通过新闻媒介提供的信息了解超出自身感知以外的事物。但新闻媒介提供的信息是对象征性事件进行选择、加工和重构的结果。这一过程在媒介内部进行,人们并不能意识到,便会将媒介提示的拟态环境看作客观环境本身,并对该环境做出反应。然而,拟态环境与现实环境并不是完全割裂的两个部分,拟态环境是从现实环境中抽离出来的一部分,二者之间存在一定的偏差。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另外,在问卷收集的过程中,填写者也大量反映了拼音缩写的泛滥和难以理解的问题,与访谈结果一致。可见拼音缩写确实是门槛最高、理解难度最大的一类粉丝群体习惯用语。

  访谈过程中发现,对于粉丝群体习惯用语的熟悉程度与是否参与粉丝群体内部活动相关性较小,与是否追星相关性很大,追星与不追星两个群体出现了明显的差异性。同时,对粉丝群体习惯用语的了解程度与“娱乐论坛”类型的媒介平台使用度相关性极高。在访谈中,有一位采访对象虽然没有追星史,但是有四年“逛论坛”的娱乐习惯,从早期的天涯娱乐板块,到近期的“八组兔区”(指原豆瓣“八卦来了”小组,现改名为“豆瓣鹅组”,以及晋江论坛网友留言区,因网址序号为2得名),因为粉丝群体的习惯用语大量源自论坛讨论,所以这名受访者虽然不在粉丝群体里,仍对这些用语有较深的了解,甚至比许多长期追星的受访者更了解习惯用语“背后的故事”,对习惯用语的形成过程和创造习惯用语的网友思路都十分熟悉。

  网络流行语是被网民创造、在网络上使用的,一段时间内被更多网民接受并迅速传播的语言形式。(周晓凤等,2014)网络流行语几乎可追溯至互联网诞生时,并随着社会生活网络化的迅速扩展呈现出越来越活跃的趋势。作为一种大众化的语言表达,网络流行语的语言内容、表达方式与传播机制都反映出网民们的社会境遇和社会心态。(王佳鹏,2016)

  不论是有追星史还是有浏览论坛的习惯,大部分对粉丝群体习惯用语有长期接触的受访者都表示,在面对新的词语时,基本能猜测出该词语较为准确的含义。从访谈中可以看到,粉丝群体的习惯用语虽然有一定理解难度,并且更新速度很快,但还是有规律可循,对于群体内部成员来说,理解困难并不大。

  同时,因为粉丝圈习惯用语有很多违反基本语用规则,我们参考了部分总结材料,并在采访中进行扩充和核实,初步形成了有关粉丝群体习惯用语的语料库,包括用语、含义、来源、用法等内容。

  在一定速度下更新速度快。在句子简写、拼音缩写、谐音、外来词本土化、粉丝圈典故化用等规则下,粉丝群体习惯用语变化很快,尤其是对于人名、粉丝名、公司名等名称的变化,时常变化。以TFBOYS为例,仅关于组合内部不同粉丝的称呼,就有超过二十种,但大都符合上述规则,且有一定的沿袭性,对于熟悉TFBOYS的人群来说,不会造成非常大的理解困难。

  “追星”是这些支持和追随偶像行动的统称。粉丝追星的具体举措,则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90年代的粉丝们,买明星的卡片海报到处贴,打听他们的小道消息并写在日记里。(木水等,2002)21世纪初的粉丝在选秀节目发短信给自己喜欢的选手投票,收看关于他们的电视节目;此外,他们还组成粉丝群,往往有一个粉丝名和“应援色”。而如今的粉丝更多地将微博和贴吧等社交网络作为追星阵地,不同粉丝群体开始密切互动,一个空前庞大的“饭圈”便因此产生——这是一个阐释性空间、一个想象的共同体。(蔡骐,2010)

  粉丝群体习惯用语大多表达娱乐领域的特定含义,虽然更新速度快,但是有一定的造词规律可循,包括句子简写、拼音缩写、谐音、外来词本土化、粉丝圈典故化用等。

  有77.96%填写问卷的用户有追星经历,22.04%没有追星经历。两个群体在对粉丝群体习惯用语的了解程度上有较大的差异,但是不同词语的理解程度没有明显差异,如“zqsg”“dbq”“C位”等在大众层面认知度较高的词语,在粉丝群体内外的认知度都较高,差异主要体现在认知度不高的词语中。

  在经过问卷测评之后,填写者对自己了解程度和受影响程度的主观评估产生浮动,但浮动幅度不大,大部分填写者认为自己对粉丝群体的习惯用语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

 诚汇商城 欢乐生肖开奖网站 江苏快3平台 吉利彩票 巴登彩票官网 金沙彩票官网新葡京彩票 凤凰彩票平台 荣耀彩票平台 荣耀彩票官网 500万彩票登录网址